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屏蔽海外IP视频版权纠纷升级iyiou.com

2019-03-11 16:37:44

屏蔽海外IP 视频版权纠纷升级

新年伊始,对部分日本境内的“视频发烧友”而言,快乐日子结束了。此前,只要登陆中国的土豆、优酷等视频站,就能观看到内容丰富的日剧,且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如今,这种他们一度习以为常的免费观影模式戛然而止。

1月5日,土豆向本报证实,近期土豆已经屏蔽了部分日本境内的IP,导致这些用户无法登陆土豆。

“目前有极少部分境外用户无法观看土豆节目,主要因为节目获得授权的区域和方式有关。”土豆有关人士告诉,由于部分节目内容未获得在日本区域的播放授权,所以导致土豆“主动”屏蔽掉该区域的IP。

事实上,土豆的遭遇并非个案。上海中汇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游云庭表示,目前在络领域的视频内容授权,基本都是分区域授权;而对于广大海外视频节目内容,中国的视频站仅获得除港、澳、台之外,在中国大陆地区的“信息络传播权”。

但在现实的另一面,互联技术的“无国界性”导致非授权区域的络用户,可以轻易的免费获取来自中国的视频站提供的视听节目服务,这直接导致内容提供方在版权授权合约中的“区域性”限制一项沦为一纸空文。

获悉,随着中国视频站“跨区域”侵权行为日益广泛,已引起海外版权提供方的关注,近年来,海外版权方针对中国视频站上述侵权的维权行动日趋频繁。“可以说中国目前绝大多数视频站都存在着类似的‘跨区域’侵权风险。”游云庭认为。

祸起日本

“事实上,这是一个长期隐藏的潜在风险,只是在近期才集中爆发出来。”一位常年从事视频版权授权咨询业务的律师对透露,随着中国视频站的发展,其在海外互联用户的影响力逐步显现,导致其“跨区域”侵权行为日益受到海外版权方的重视。

据日本媒体报道,越来越多的日本用户通过中国的视频站观看刚刚上映的日本电视剧、动画片等影视作品,不仅侵犯了作品的著作权,更为严重的是影响到了日本相关运营商收费业务。

据悉,日本的广播电视机构NHK推出了收费络电视服务“NHK ON DEMAND”。这一服务依托于互联宽带络,用户可以通过个人电脑或电视机来付费点播节目。但来自中国视频站“跨区域”的提供非授权的视频节目内容,直接威胁到其收费服务运营。

在此背景下,自去年上半年开始,NHK开始频频与中国各大视频站进行交涉。1月5日,优酷方面对本报证实,NHK确实就版权问题跟优酷有过交涉,并称双方目前保持“友好合作沟通方式”并“一直在探索合作模式”。

而有多位业内人士对透露,正是由于近一段时间,来自日本等地的版权提供方对中国视频站加大了维权力度,才导致土豆终屏蔽部分日本境内的IP。

1月5日,土豆方面在接受采访时对此说法予以否认:“(我们)没收到有通知或者律师函一类的。”不过,土豆承认,屏蔽部分日本IP,“是在近期做出的决定。”

即便如此,在日本以外的国家,来自中国视频站提供的“跨区域”非授权内容依旧横行无忌。土豆表示:“在法国、美国等地区的友均能正常访问土豆。”而优酷方面则表示,目前还没有听说来自任何海外区域的用户不能登陆优酷。

“跨区域”侵权

“这是严重的侵权行为。”1月6日晚,北京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黎锋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对此愤愤不平。

作为国内的数字影视内容版权拥有方,尚拥有包括韩国SBS电视台、香港TVB等众多海外影视机构在中国内地的版权代理权益。黎锋表示,尚一般获取的仅是海外内容提供方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版权授权,因此在对视频站签署版权授权协议的坦然面对生活中的一切幸与不幸时候,都会要求该版权仅限于中国大陆地区。

“从技术的角度讲,我们都会要求授权的视频站屏蔽境外非授权区域的IP,以避免跨区域播放构成侵权。”黎锋明确告诉,与尚有着版权合作的土豆、优酷在签署授权协议时,“都要求其屏蔽境外非授权区域的IP。

但与此说法相悖的是,优酷方面却对明确表示,从来没有主动屏蔽任何境外IP。“这是明显的侵权。”黎锋认为,作为版权拥有方,尚有权利和义务保护相关视频内容仅在授权区域内播放。

黎锋告诉,事实上类似的“跨区域”侵权在中国的视频站行业已是屡见不鲜,“我们经常会遇到海外版权提供方的投诉,其节目内容遭到来自中国视频站‘跨区域’的播放,从而影响当地的授权运营。”

黎锋称,遇到类似情况,尚会立刻警告相关视频站停止侵权行为,情节严重的还将斥之法律。

即便如此,类似的维权行为往往收效甚微,“经常是我们刚刚与其交涉的那段时期,视频站会屏蔽掉相关IP。但过后不久,又会重新开放。”黎锋认为,由于中国互联视频版权保护的有关立法相对滞后,导致侵权成本较低,“因此,视频站对版权保护往往是被动应对,而不是主动接受。”

“无效”的境外播放?

事实上,境外的“跨区域”播放非授权内容,对广大的中国视频站而言,是得不偿失之举。

易观国际分析师刘彤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认为,对广大的中国视频站,海外的互联用户基本上是无效的营销受众,因为目前中国的视频站主要的盈利收入依旧是络广告,但在视频站的广告投放结构中,主要以游、快消品等产品广告居多,而非品牌广告,“产品广告的特点是针对性强,广告主的投放需求主要是针对中国的视频站用户。”

此外,来自易观国际的数据显示,当前中国主流的视频站来自境外用户的流量还不到其总流量的7%。因此,刘彤认为,海外用户无论是结构还是规模,对中国视频站广告投放商而言,其营销意义都很有限。

不止于此,海外用户观看视频节目还将占用和消耗中国视频站的服务器和带宽,这在视频站再融资颇感困难的当下,无疑与降低能耗的大势有悖。

“因此,屏蔽掉境外非授权区域的IP,从商业角度和法律风险考虑,都具有现实意义。”刘彤认为。

而在国际上,屏蔽境外IP已有先例。美国知名视频站Hulu,就一直屏蔽美国境外的IP。当境外用户点击站视频时,就会提示:“该视频服务仅提供给美国境内用户。”

黎锋认为,之所以中国视频站“跨区域”侵权屡见不鲜,本质上还是版权保护意识不够。

2017年宁波B2B/企业服务F轮企业
生活服务分析
2016年呼和浩特零售F轮企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